几百元淘的古玩估值百万 这“漏”你敢捡吗?

2019-09-12 09:07:14 [来源:潇湘晨报] [编辑:周泽中]
字体:【

9月6日,长沙,“套路拍”诈骗犯罪涉案人员正在指认现场。图/受访者提供

500元网购的青花瓷瓶估值248万元,一枚普通的银元估值87万元……近年来利用收藏热潮进行“套路拍”的诈骗方式不断涌现。

近日,长沙雨花公安分局通过数月侦查,打掉一个以帮助古玩爱好者拍卖藏品的名义骗取高额服务费的“套路拍”诈骗团伙,该案涉及全国各地受害人2000余名,总涉案金额近2000万元,共抓获涉案人员140人。

低价收购的古玩,通过百度搜索到的收藏拍卖公司,却告知你价值数十万或者上百万,你以为一夜暴富的机会来了,但可能落入了诈骗公司精心布置的圈套。

近期,长沙雨花公安分局通过数月侦查,打掉一个以帮助古玩爱好者拍卖藏品的名义骗取高额服务费的“套路拍”诈骗团伙,经警方查实,这些所谓的“收藏拍卖”公司自成立起就从未帮收藏者拍卖过一件藏品。9月11日,雨花警方通报了此案。

报案交了5000元服务费,藏品却没能出手

今年年中,长沙雨花警方接到公安部移交的一条线索,有人在长沙以藏品拍卖为名从事诈骗活动,民警迅速与涉案的报案人王先生联系。

王先生是一名钱币收藏爱好者,一直想找个途径将手中的古币藏品卖个好价钱。

今年6月,王先生通过百度搜索古钱币的市场价格,无意发现了一个展览服务公司网站,抱着试试的心态,他在该网站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没过多久就有一个自称展览服务公司工作人员与其取得联系,并声称只要交300元鉴定费就能帮其鉴定,如果鉴定藏品为赝品,鉴定费将如数退回。

王先生加了这位工作人员的微信,并交纳300元鉴定费,同时将藏品的数张清晰照片一同发了对方。

没多久王先生就收到公司的回复,声称王先生的藏品是真品,并给出了一百多万的参考价,这让王先生欣喜不已。工作人员随即告诉王先生,只要交纳5000元服务费,他们公司就能为其提供整套服务,让他的藏品参加各种展览,寻找有实力的卖家,以最快的速度卖出“好价钱”。

王先生心动了,随即按要求将藏品邮寄到对方公司,并与其签订“服务协议”,同时将5000元汇了过去。

随后,王先生多次通过微信询问对方进展情况,得到的均是正在进行中的答复,而当王先生与其签订的“服务协议”到期后,该公司宣称藏品未销售成功,要求其转为拍卖流程,需继续交纳一定的“拍卖服务费”。

王先生意识到可能被骗了,随即报警。警方核查,相关犯罪嫌疑人在长沙市雨花区活动,随即该案被公安部移交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办理。

收网涉案2000多万元,刑拘百余人

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刑侦大队反诈中队中队长申武表示,民警梳理发现,该案涉及一家名为“广州品古轩展览服务”的公司。当办案民警到广州时,该公司已人去楼空。

办案民警随即展开串并分析,循线追踪,发现雨花区某商务大厦的长沙万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广州品古轩展览服务有限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7月底,当雨花警方准备收网时,万胜文化公司人去楼空,首次收网行动被迫中止。

办案民警利用大数据系统分析研判,发现之前万胜文化公司的部分嫌疑人分散后先后加入位于雨花区某商务大厦的湖南世鼎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芙蓉区某大厦的湖南涵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及开福区某小区的湖南德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多个公司,继续从事诈骗活动,这些公司逐渐被纳入侦查范围。

随着调查深入,办案民警发现,这些公司分别由湖南双峰籍人员禹某聪、禹某峰、陈某安等人管理运营,公司之间股份交叉,来往密切,手法一致实施“套路拍”行为,均存在重大违法犯罪嫌疑。

因涉及多处窝点,且涉案人数众多,8月底案情上报后,长沙市公安局迅速启动联合侦破打击机制,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反电诈中心)等单位的大力支持下,“9·3套路拍”联合专案组成立。

9月6日上午9时30分,在专案指挥部统一指挥下,230余名警力分成8个抓捕组同时行动,成功收网,共抓获涉案人员140人,其中刑事拘留126人,现场扣押现金37万元,涉案银行卡15张,涉案电脑、手机近200部及大量“待拍”藏品,缴获话术本、涉案合同等物证、书证一批。经初步核查,该案涉及全国各地受害人2000余名,总涉案金额近2000万元。

警方介绍,他们一般的套路是,成立藏品拍卖公司或者文化传媒公司,制造发布有虚假广告的网站,通过百度竞价进行推广,吸引古玩爱好者点击,通过反复打磨的话术本和虚假的拍卖现场视频,以帮助收藏者在香港、台湾或者境外进行拍卖为由,收取高额服务费,等受害者察觉,骗子们已人去楼空。

目前,案件正在审查深挖中。

利用藏友“一夜暴富”心理设套

记者从警方查获的话术本看到,这些公司业务员为了能够“忽悠”受害者,会事先进行话术学习。“这些‘套路拍’犯罪团伙诈骗手法几乎一样,无论收藏品真伪与价值高低,他们都谎称能拍出高价,随后巧立名目收取服务费、鉴定费等,实际上不会开展任何展览、拍卖工作,最后以藏品流拍或未销售为借口推卸责任。”参与办案的雨花公安分局高桥派出所刑侦中队中队长郑墅介绍。

在看守所,记者见到了涉案公司一名股东许某平。今年37岁的他毕业于南华大学计算机系,曾从事多年IT工作。据他交代,他们一般会在一个场所活动一段时间就更换场地,以逃避打击。许某平介绍,聘请的业务员是靠提成获得高额收入,实际上他们的文化程度很低,对藏品也不懂,而是通过专门培训的“藏品通用夸奖技巧”话术与受害者进行沟通。

而警方调查核实发现,实际上这几家公司从成立到被查没有一件藏品被拍,发给受害者的估值鉴定图片是通过PS技术合成,而一些展示拍卖现场的视频则是通过一些外部公司制作而成。

民警分析,之所以这么多藏友受害,诈骗分子就是利用很多藏友想“一夜暴富”的心理,一些藏友从古玩市场几百元淘到的藏品,被估值一百多万,之后就很容易陷入对方的圈套。

本报记者曹伟通讯员刘彬沈庆红长沙报道

今日热点
焦点图